一秒记住【名书院 www.mingshuyuan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队长拿到了hawk的口供,其中他还交代了许多之前问都没问过的细节,他的老板,或者合作的头目,各种各样的暗下交易方式,也包括许多关键性的地点和人物。

    比想象中还要多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看到的不过就是跨国走私案的冰山一角,而这一角之下,还有许许多多他们未曾注意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了,队长也没急着走,站在屋子门口,看着hawk重新躺回那一张小小的床,他人生的高大,躺上去的时候腿都伸不直,要蜷缩起来,可他倒是泰然自若,没看出一点窘迫。

    他曾经亲手抓到过不少大头目,却唯独没见到谁跟他一样,气定神闲,不带一丝狼狈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他刚才那句话,想要换一种生活,只是事到如今,恐怕不能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主动招供,但是毕竟罪名太多太大,就算申请为你减轻量刑,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。”队长还是将这个事实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hawk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轻笑了声,“我就没想活着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队长微微蹙眉,有些意外,“那你如何换一种方式生活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活着才是换一种方式吗,死也是。”他语气轻飘飘的,一个死字哪怕是用在自己身上也不见他有半分凝重,“我走到现在还会怕死?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一群人,如果不能今早的把生死看淡,早就承受不了,这么多年刀尖儿舔血,死对他来说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而已,没什么痛苦与否,全看他想与不想。

    队长听完他这句话,眉头皱得更紧,他是无所谓生死,可怜了那些为此付出过美好生命的无辜受害者,作为一名警察他最厌恶的就是犯罪者对死亡毫无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只是他怎么都想不通,hawk为什么突然改变注意,抓捕成功的两周时间里,他们想尽办法都没从他嘴里套出一点东西,现在却全盘托出,转变太大,而最近唯一一件对他来说意外的事情,是舒恬的‘死亡’。

    队长有了些头绪,不确定的问他,“是舒恬的死亡影响了你。”

    hawk宛如听到一个笑话,“没有人能影响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重复了一遍,而后便闭上了眼睛,不再说话,队长望着那陷入黑暗中的身影,他似乎不会再说什么了,浑身散发出的气场也写满了拒绝,没人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队长离开那件狭小的屋子,走出警局,外面的空气让他呼吸顺畅了些,拿着手里的口供和录像,心情终于轻松了些许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准备深挖,从hawk嘴里得到更多有利信息时,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便接到了值守人员的紧急电话。

    hawk自杀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赶往警局,不过相隔三四个小时,这次再看到他,竟是在冰冷的法医室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死了。”医生将他头上的白布掀开一点,“服毒自尽,我们从他的耳蜗深处发现了一点残留的毒药,白色粉末状,剧毒,只要五毫克就能让人进入死亡状态。”

    队长沉沉看了一眼那张依然没有任何生气的脸,转头问一旁的警员,“现场有发现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舒恬厉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书院只为原作者豆豆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豆白并收藏舒恬厉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