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名书院 www.mingshuyuan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·()

    手术室里一片死寂,医生手里的止血钳啪的一声掉在地上,戴着橡胶手套的双手缓慢的举起,几个护士更是惊恐万分,口罩上面的眼睛里闪烁着恐惧,傻傻的望着这个温文尔雅的杀人狂魔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可以不用加班了。”刘子光把枪插回腰间,很轻松的说道,他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很明白,现在外面走廊里已经没有能喘气的了,剩下的工作已经不需要急救医生了,殡仪馆接手就行了。

    从涂满红白之物的手术台上拿起一块手术布巾,刘子光可气的说声再见,转身回到走廊,把布团塞进那个昏迷警官的嘴里,在别人身上拿了副手铐把他铐起来扛在肩膀上带走,这人蓝色条纹衬衫的肩章上有pnp的字样和三颗花,掉在地上的帽檐上也有一圈金花,说明他是这帮人里阶级最高的,这也是刘子光没杀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把人扔进后备箱,驱车离开圣玛丽医院,高速驶回陈金林藏身之处,陈工此时还处在深度昏迷之中,人也发了高烧,刘子光顿时有些后悔,早知道应该绑一个医生回来的。

    打开后备箱把那个警官提出来丢在地上,那人已经苏醒了,竭力挣扎着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刘子光先上去照肚子猛踢了一脚,再拽出他嘴里的破布,打开手铐把他的右手放在搁在汽车后备箱下面的沿上,倒转手枪柄狠狠砸了下去,一声惨叫划破夜空,小手指变成了惨不忍睹的肉泥,刘子光也不说什么,继续作势要砸下一只手指。

    警官伊利哇啦说了一番土语,见刘子光听不懂,又换成菲律宾式的英语说:“饶了我,我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刘子光又是狠狠一击,无名指又变成了肉泥,警官疼的冷汗直冒,语无伦次的大嚷大叫,问刘子光到底想干什么,刘子光只是冷冷的说:“别装傻。”他知道这种老油田反刑讯的本领高的很,不来点真格的,他根本不会怕。

    “okok,我说,让我杀人灭口的是一个台湾人,住在中央公园酒店1828,他给我钱,让我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回刘子光不再砸他的手指了,而是哗啦一声推上子弹瞄准警官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都告诉你了。”警官惶恐的喊道,眼神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最恨别人骗我。”刘子光掉转枪口打在他左膝盖上,用脚踩住扭动的警官,说:“下一步就是你的右膝盖,然后是左右肘,你的肺部、胃部、最后才是你的头,在你决定说真话之前,你会流干净最后一滴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他是日本人,叫荒木直人,可能是东京警视厅的,也可能是海上保安厅的,总之是日本间谍,我们认识好几年了,一直有来往,是他出钱让我行动的,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在哪里可以找到荒木桑呢?”刘子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文华东方酒店,他是那里的常客,在前台一问就知道,他的电话号码在我手机里,千万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刘子光不等他说完,就在他脑门上开了一枪,枪声在夜色中传的很远,但是这里荒无人烟,并不碍事。

    把尸体扔进路边的沟里,再把陈金林抬上车,刘子光驱车离开了这里,慢慢开着,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,他不认为自己能找到所谓的荒木直人,这些老奸巨猾的间谍狡兔三窟,自己一没情报二没支援,怎么和在此地经营多年的老特务斗,眼下最主要的是找到一个安全的栖身之所,再想办法回国。

    随手打开车载电视,新闻里正在播送通缉令,屏幕上现实的正是陈金林和自己的照片,解说词说这是香港籍的毒贩陈金林、刘锦荣,在当天一起谋杀案中拘捕打死了数名警察,现在发布通缉令,全程缉捕此人。

    刘子光心中一动,既然电视都播出了,那么公司的人肯定也知道了,用不了多久就会根据自己身上的定位系统找过来,只不过这个时间要用多久,或者谁先找到自己,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陈金林总是在念叨着什么,一会是普通话,一会是粤语,一会儿又是英语,刘子光仔细辨别了一下确定他说的是码头。

    码头?翻看地图,距离最近的是马尼拉国际集装箱码头,就先冲着那地方去吧。

    夜色中的马尼拉国际集装箱码头庞大的如同一座城市,数不清的仓库林立在岸边,各色码头重型机械的剪影如同怪兽一般,港湾中影影绰绰停泊着不少巨轮,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和海水的腥味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码头区很大,亦有很多废弃的仓库,刘子光寻找了一个黑灯瞎火的所在把车开了进去,将陈金林安置在一座破败不堪的仓库里,摸摸他的额头,依旧滚烫无比,而输液瓶早就空了,刘子光思索片刻,再度开车出去,在海岸边的椰林中砍了几枚椰子回来,用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橙色浪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书院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橙色浪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