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名书院 www.mingshuyuan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经过与丁长生和刘香梨的简单交谈,寇大鹏终于同意让几个村民进来对话,丁长生看向刘香梨时,一副询问的眼光,那意思是是否准备好了,可是刘香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,谁也不看,直接出门去叫人了。

    乡亲们,有什么事,咱直接说事,你们这样围在大门口,这是干扰办公,是违反法律的……寇大鹏苦口婆心,但是他忽略了,他面对的是老百姓,他们不管你那些大道理,他们只要求解决问题,问题不解决,你就是说下大天来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乡长,各位领导,在座的几位领导我都见过,我前几天在村里做过会计,要说和几位领导那也是老相识了,去年,我儿子儿媳掉进山沟里摔死了,现在就是我们老两口艰难度日,请问几位领导,你们哪位领导去过梨园村?你们谁去过?老会计陈慧刚问的话那是咄咄逼人,言外之意很明显,你们怕死,你们连去梨园村都不敢去,你说那路没钱修,那路可是梨园村的老百姓只要出山就要走的路啊。

    你们是没时间去,还是不敢去?你们是不是怕过不了那山沟沟吧。

    老陈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好像我们这群人怕死似的。王白丽这个时候又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书记,我没那个意思,我是说你们领导要是常走那条道,那路早就修好了,我们今天的目的也很清楚,就是让政府出钱修路,要不然,我们只好都搬到镇政府来,这里出来进去的可是便利多了。陈慧刚也是一个老油条,能在村里混个一席之地的没有善茬,几句话将王白丽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刘香梨是不方便说话的,要不然就有教唆的嫌疑,于是丁长生发现冷场了,他再不站出来说话的话,那寇大鹏也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各位领导,我能不能说句话?丁长生表现的非常谦逊,举起手示意要讲话。

    王白丽和吴柏贵对丁长生都不是很熟悉,只是当初为了梨园管区主任这个鸡肋时,几个人看过丁长生的简历,但是当初田家亮和寇大鹏都已经达成了协议,所以也没有人就这件事再提出什么意见,现在这个时候突然又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向刚看了看丁长生,总觉得这小子哪里不对劲,但是一时半会还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说吧,现在是商量怎么解决问题的事,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好,在各位领导面前,我就斗胆说几句,是这样,梨园村的情况大家都知道,要想解决问题,无非是两条路,一条是修路,当然了这路怎么修我待会再说,另外一条路呢虽然现在难点,但是一劳永逸,那就是整体搬迁,现在我国很多地方对于居住在深山野地,交通不便的地方都是采取这种方式,也就不用修路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家都惊讶的看着丁长生,整体搬迁,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,先不说这整体搬迁需要上级部门同意,还牵扯怎么安排这些迁出来的人,吃住在哪里?谁给他们解决这些问题,一想到这些问题就令人头疼,相比一下,修路反而成了简单的事情。向刚是个老狐狸,他眯着眼看看这些领导听丁长生在那里胡吹,他的怀疑慢慢理出了点头绪,这小子胆子不小,敢玩这些老狐狸。

    搬迁这事你不用说了,门都没有。寇大鹏果断的打断了丁长生的胡咧咧。

    那,我再说修路这事,其实也用不了多少钱,大家可能以为修这路得修成咱镇政府门口这样的大马路,其实不用,去梨园村的路就只有几公里比较险要,只要修修这几公里,那路还是能走的,各位领导,你们要是能下决心修这路,我立军令状,修不好路我不离开梨园村,怎么样?丁长生一激动,豪言壮语就出来了,这把寇大鹏下吓了一跳,这小子,什么时候学会放炮了,娘的,那路能是一天两天修好的吗?他看看丁长生使眼色,但是丁长生根本不看他。

    刘香梨也是一阵激动,更不要说陈慧刚几个老山民了,看样子这位小丁主任和镇上的干部杠上了,怪不得刘香梨说一切要听指挥,到时候只要咬住要修路,别的坚决不答应就行。

    好,丁长生,这可是你说的,说吧,你有什么条件,尽管提。王白丽这一次在寇大鹏之前表态了。

    有三个小条件,第一,镇上给三十万的启动资金,第二,今天武装部罗部长没来,各位领导帮忙说一下,他那里每年都有很多训练的炸药,给我们一部分,而且要给我们管够,第三,我记得前年梆子峪泥石流时,县里来了很多抢险的车,到现在还有两辆铲车在武装部大院里放着呢,这两辆车要无偿给我们,就这三个条件,备位领导要是答应了,我负责劝门口那些人走。丁长生一口气说完,看看一脸众生相的各位领导,心想,或许这些人来闹事不是自己撺掇的,但是现在自己代表梨园村和领导讲条件,这些老狐狸绝对认为是他在后面捣鬼,但是现在没有人会站出来捅破这件事,因为那样丁长生可以死活不认,但是,门口那帮人怎么办?

    手机看书,尽在·无名小说手机版M.xt.M

章节目录[Enter]

通天之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书院只为原作者丁长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生并收藏通天之梯最新章节